•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老年小说

老少(全本)

时间:2016/9/19 21:28:03   作者:aincr.com   来源:m5彩票登录线路网址-导航入口   阅读:111133   评论:0
  <老少>

  第一章

  我的名字是祝涛,是个很平凡的小孩子。从小到大,既没亲人,也无朋友。

  所谓的那些父母,他们离婚了。

  是的,只是离婚这么简单。不过,我却成了他们的弃子。从小到大,一半的成长旅途是在爷爷奶奶的关怀下,痛苦的活着。另一半,则是更加痛苦的独自一人生存。

  许是上辈子犯了什么孽,导致了如今一系列的悲哀。是的,的确是悲哀。我看不透前方的路,也忘记了如何行走回头路,那些段路,太过黑暗、无情,侵蚀我的神经。

  于是我一人站在原地,望着行人匆匆,纷纷踏过,他们都有属于自己的路,或能找到,或许也像我这样迷茫。但对于我来说,实在是没什么事物能勾起我的兴趣。若说有的话…

  时间匆匆,几年时间,我就从他们俩夫妻去世的黑暗中走了出来。望着他们的陵墓,我在想,要是没有我,是不是能让他们走得安心一点?让他们不怪罪我所谓的父亲…

  这一年,我已经高二了。

  像我这样的穷孩子,每天都在勤奋读书,每一节课都要认真听讲。听爷爷说,每个读书考大学的孩子都很有前途,我相信了。

  而我的资金来源,则是那些微薄的助学金奖学金以及…打工钱。

  我还记得那年春天,正值春暖花开,草长莺飞。整个小县城里都飘起绵绵细雨,太阳也躲了起来,大抵是害怕粘上我的晦气。

  大路上的行人很少,汽车开过携带着路上水槽飘起的水花,溅射在一旁。行人们纷纷恼怒的怨骂几声。而我,也只是皱着眉头,避让开。这些嘈杂的汽笛声与谩骂声,终于拉开了清晨的序幕。

  人越来越多了,而学生也越来越多了。时至六点,我终于走到了包子店。

  “老板叔叔,早!”我微笑向着中年老板请早,他是我的老板,而我,则是这家店的小员工。

  这家店位于学校周边,生意较为红火,特别是每天清晨上学的黄金时段,而且这家店价格实惠,份儿足,口感很棒,久而久之,很多学生都会在这家店买早餐。

  我老板今年有了五十多岁,是个很平常的人,肉嘟嘟的脸,很圆,很可爱。他有一个老婆两个儿子。比我大六七岁,平时也偶尔见到他们,毕竟这是他家。

  老板人很好,大方,善良,从来他做的肉包子份量都不会少那么一丁点,老板娘也是个好女人,大清早便已经穿戴好,下楼替老板打下手,从我到这家包子店以来,从未见过他俩吵架。

  “老板娘早!”我打着招呼,其实我这人很少说话,特别是与陌生人交谈。

  “小涛,起这么早啊?下着雨呢,大冷天的,快快,进来暖暖火。”老板娘系着围裙,热情的拉我进去,在煤炉旁暖手。

  说起这两夫妻,我很感谢他们。在我奶奶去世之后,我就开始在这里干活了。那时好像也有十三岁了吧,因为爷爷一个人资金来源也不大,我不得不提早出来干活。

  不过我很庆幸,第一任老板家人对我都特别好,四年如一日。有时候看着他们,我真的把他们当成了我的父母。

  老板在一旁看着我,说:“涛啊,每天不用那么早来,在家多睡会儿,精神足儿。你吃过了的吗?我给你弄点包子吧。”

  每次老板都是这么说,我也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摇头。

  他们都知道我的家事,我想,那就是他们接收未成年员工的原因吧。

  每天清晨都很忙,我来得早,不是因为我笨,而是身处在这样的环境,实在睡不得太久,而且,老板与老板娘对我很好,我不能因为这点而晚来,那样会让他们感觉我是个懒惰的孩子。

  每月的工资不高,四五百块,但却成了我仅有的来源,所以我很需要这份工作。

  每天千篇一律的卖包子,说实话我确实有些麻木的,那这样学生、大人常来这儿买包子,久而久之,我与他们都熟悉了。

  “小涛,给我来四个肉包儿,一瓶豆浆儿,两根油条。”一个大叔嚷嚷道,他带着个小孩儿,他是王叔,这家包子店隔壁的邻居。

  因为周围人确实很多,各种声音汇聚起来,颇为刺耳。

  “好!”我应了一声,带着笑道:“王叔,又带小王弟弟去上学呐?”

  “是啊,这天气,冻死人了。”王叔朝我笑了笑,把钱也一并递了过来。

  找了零钱补了给他,一个穿着县中校服的学生凑了上来,一脸贼兮兮的模样。

  “涛啊,给我来四个包子两瓶豆浆。”那个学生我认识,而且特别的熟悉。他就是我的同桌,一个从不认真学习的人。

  看着他我笑不出来,因为每天早上他都会这找我,而且使用的借口都是买包子。当然,买这么多他肯定要分一半给我。

  你瞧——“涛,咱是兄弟不?”他搭着我的肩,一脸郑重。

  说实话每每听到他这么说我都懒得理他,老板与老板娘也是想笑不笑的样子。

  “得了少碍眼了,作业在书包里。”我漫不经心的瞥了他一眼,实在没好气的说。

  他听到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直奔我书包所在处,我只好闷闷的说了声:“虚伪。”

  周边有着两所学校,一所是初中,一所是高中。这小县城很破旧,但这些农民与镇上人,都很善良。

  “小涛啊,这么早?”

  一个磁性的声音响在我的耳边,这个声音很熟悉,每次听到这个声音,也都知道,他来了。

  “诶,是的,殷伯伯也早。”只是我一贯的回话,而他这么多年来,也一直在重复着这句话。

  我默默的拿出两根热切的油条,打上一碗热腾腾的豆浆,端到桌子上,而殷伯伯也同样坐了过去。

  这是一种默契,是后天养成的。每天周伯伯都喜来这家店吃早餐,而且点的都是同样的,从无例外。久而久之,对于他想要的早餐,我不用问也知道了。

  “哈哈,还是小涛了解我。”他笑得很爽朗,一头硬邦邦的灰白发丝,也都像是抖了起来。他的脸很慈善,两目上有着几条皱纹,虽然不怎么显得老态龙钟,但他却已经六十岁了。

  每天清晨,看到他我总会想起爷爷,不知道为什么,既让我害怕,也让我默然揪心,但隐约间,还有些暖意。

  “殷伯伯,又去打拳么?”

  这一年,刚刚兴起打拳,而殷伯伯也爱好这种运动方式,看着他身穿着白色衣服,脚踏圆口布鞋,我明知道是这样,也忍不住亲口问。

  “是啊,闲来无事,就打打拳,活动活动。”殷伯伯笑了起来,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

  不知为何,殷伯伯的笑容能感染我,让我不经意间也跟着他笑了起来,而事后才发现自己竟然对着他老人家傻笑了一早上。

  “好孩子,伯伯打拳去咯。”站了起来,清晨的风吹在他的衣角,随风飘动,牵着我的笑意,溢满心间。不知为何,我总感觉冥冥之中,殷伯伯与我的缘分,像是早早就被牵到了一起。

  一早上的历程就这样过去了。我不在回味之前,而是期待明天…这是一种感觉,一种史无前例而非常强烈的感觉。他像是毒品一般,让我在欲罢不能。

  当时我并不知晓男女之间的事,更不知道男男之间也存在着爱情,更何况,他是一个老头,我是有一个小孩。这么多的清晨,我从未往爱情上面想过,我以为,我失去了爷爷,失去了奶奶,失去了父母以及我的一切,他只是我生命中一个向往的老者罢了。

  而我,也自认为从爷爷去世的阴影中走出,没想到,这才是一个开始。

  第二章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活在痛苦中。

  别人有父母亲的疼爱,我没有。我不怨恨他们,说实话,我只是有些憧憬,若是我有父母的话,那我的生活又会是什么模样?

  听爷爷说,从有了我以后,父母三天两头便是吵架。我无言,这是因为我吗?爷爷和煦的笑说,与我无关。而我,总是认为自身本就是一颗灾星化生,出生了,让父母的感情破裂。出生了,让爷爷奶奶痛恨父亲。听他们说,我母亲性格很温和,脾气很好,他们很喜欢这个儿媳妇。至于我的父亲,爷爷每次提起他,总是叹息,让我心里不是滋味。

  他们抛弃了我,而爷爷奶奶却宠爱我。我的记忆当中,没有父母亲的任何画面,我很想看看他们的模样,哪怕是当时抛弃我临走时狠心的模样…

  心很疼,很沉重,他们的模样,我只能自己幻想。拼凑起来,只会不由自主的拼凑成他们临走时破旧的小山村,母亲的眼神有着哀怜、惋惜与不舍,而我脑海中幻想的父亲,并不是别人父亲抱着孩子逗孩子开心的样子…每次想起这个自行幻想的景象,我总感觉小山村中,好冷清,很萧条,而我,也很落寞。

  也许是上天给我开的大玩笑,我发现自己朦胧的意识中,殷伯伯每天的笑容都会出现在我的梦中。我感觉很不可思议,他像是一个距离我内心世界走得最近的人,如亲似友。

  第一次梦见殷伯伯,让我首次这么觉得殷伯伯是自从爷爷走后,对于我是最亲的老人,至少我对殷伯伯生不出厌恶之心。第一次见到他,他是穿着蓝条白条相互交织的短袖衫,裤子则是一条黑色的棉质的休闲裤,他的衣裳底部全部都塞进了裤头里,裤头上系着一条黑色的皮带。

  而我,却是穿着缝补上十处、洗得颜色都褪掉的旧衣裳。

  他望着我,轻轻的,如同看待着自己的孙儿一般的语气说着:“孩子,你新来的呀?”

  那时的我,不敢说话,我沉默着。

  看着他眉毛是月牙状的,很可爱。我默默地点了点头,有些局促不安。

  他对我笑了笑,很和善。他的眼睛也快眯成一条缝儿,可能是感觉到他在笑我害羞,我不由得低下头去,不敢看着他。

  他看着我,不知道想着什么,突然打了个哈哈,笑声很慈善、爽朗。

  “孩子,给老头上两根油条吧,要热切的,豆浆也要一碗,要暖的。”殷伯伯看着我,我注意到,他嘴角始终保持着一抹笑意,很适合他。他的嘴唇有些薄,整个脸颊算是挺圆润的。一头灰白交加的发根盘踞在他的头上,发丝短,显得精神抖擞。

  他还戴着铁制镜框的眼镜,眼镜在他的脸上显得很小,认真看起来,那眼镜的边框,已经贴近的他的脸颊。

  我的头快要低到了胸膛,点了点头,拿着那柄不算太沉的刀子,把刚刚出炉的油条给切成了数块。毕竟在家里,我常常做菜,对于菜刀这样的玩意儿,我也算是挺熟悉的,所以干起活来,并没什么不方便的。只不过小手拿着大刀,这比例着实感觉别样怪异。

  把油条装进瓷碗中,顺便盛了一碗满满当当的豆浆,端到了殷伯伯跟前。

  殷伯伯见我干练的模样,他的眼神把我整个身子也瞥了个遍,最后只得打着笑意从我手中接过,对我笑着说:“孩子不错呀,第一天上班就这么熟练了,呵呵,看来能帮小王不少忙啊。”

  我没敢抬起头,也不敢多做停留,我怕自己会出丑。只不过,每次端着别人要的早餐时,我的视线总忍不住窥向殷伯伯。他就像是我人生中的明灯,指引着我,让我明确了前进的道途。只是我还小,根本不知道自己心中,这个人,是我每天都渴望能看到的一个老人。

  刚开始几个星期,我与他还不熟络,每一次他向我打招呼,我总是害怕的低下头去,心里也像是小鹿一样乱跳乱窜。

  但到了后来,我也尝试着与他说话,他说我的性格有点沉默,小小年纪不该是这样的。我也只是笑笑,并没正面回答他。

  后来,他从老板口中得知我的家事。而我知道这件事,却莫名的感觉委屈。在他面前,我总是个害羞的人。

  时间这样过了四年。他的样子,已经刻在我内心最深处,每次梦中看到他,我总想伸出手,摸摸他的脸,总想躲进他怀中大哭。而现实中的我,在梦还没醒的时候,就已经泪湿了床。

  可现实当中,我和他之间,始终都隔着一条透明的沟壑,逾越不了,只能远远的看着彼此,甚至每次他接过盛着早餐的碗,我也快速的把手挪开,生怕与他有一丝的触碰,破坏了我和他之间那种朦胧而又默契的感官。

  他走了,他说去打拳,看着他穿的白色衣服,我感觉他很像《倚天屠龙记》中张三丰的模样,虽然他带着眼镜,头发也不长,但那感觉,总让人浑身舒畅,这也许就是他与生俱来的气质吧。

  他走后,也很快就到上学时间了。这个年代,四五百工资着实算是非常非常的低了。但没办法,每天只用上几个小时的班,这样的时间,我觉得刚刚合适。毕竟一边读书一边打工,时间分配是需要策划的。老板能让我在空闲时间上班,已经对我很照顾了,要是我在挑剔一点,不仅仅是工作没了,恐怕连学业也要终止了。

  时间恍惚,每周一的升旗仪式开始了。今天却是有个大新闻。听同桌说,我们原本的校长被革职了,原因好像是贪污吧。

  这年头,贪污的事着实不少,这些事是提不起我的兴趣的。不过听说新来任职的校长是个老者,我这才稍微有了点精神。而我,这时也在思考,为什么每次提起老头,我总会感兴趣,而提起那些女生,我总是昏昏欲睡,所以,在班上和他们聊不来的原因,这应该也算是一部分吧。

  新来的校长很严肃,站在讲台上,手里并没有别人演讲时拿的演讲稿,他似乎原本就是打算长话短说。

  新校长身型不高偏瘦,身躯挺拔。他的两鬓斑白、面色也很红润,看起来感觉他身体是很健康的,那潭水般宁静的眼神望着台下,轻轻启口。我注意到,他开口的瞬间,嘴角似乎有些发抖。新校长对着台下介绍说,他已经六十二岁了,但给我的感觉,却像是五十多岁。

  我的余光瞥向他的穿着,外面是一件马甲外套,生褐色却不显土气,反而透露着儒雅气息。背心外套下,是一件蛋白色格子衬衫,领口处绑着一条黑色线状的领带。他的头发是往后梳的,眼前挂着一副眼镜,看起来着实有着老教授的模样。

  至于他演讲时说了什么,我并没注意听。

  在欣赏他外表时,悲哀的我被班主任盯上了。至于我,还没弄清情况时,已经被班主任揪上了讲台。

  陆陆续续的,也有着数个班级中被班主任带上台的学生,我发现了端倪,似乎因为我们都没穿校服。站在讲台上的我,感到十分丢脸,没办法,我想下台,可是无数双眼睛盯着我,我的脚软了,一动也不敢动。

  在众目睽睽下,我感到第一次如此害怕,就算是当初爷爷奶奶双双去世时,我也没有这种感觉。

  这是一种自卑感,在众目睽睽之下,我破旧的穿着与四周穿着花哨衣物的学生显得格格不入,站在里面,令我十分害怕与紧张。而我手心中渗出的汗水,稍微握起来就能感受到那种粘稠感。

  新校长望着我们这一群十几个学生,眉头禁锁,一个个的质问我们为何没穿校服,那些学生的回答很巧,不是出门急忘带了就是弄不见了。

  而问到我的时候,我低着头默默无言…我是个不善言辞的人,说谎,那不是我的长项,但要说出实话,我也不敢在众多师生面前说话,毕竟没那么大的勇气。

  我偷偷看了一眼新校长,我发现他两目间的眉头紧锁,看得出,他对我不作解释感到很不满意,也许他心中颇为愠怒,他低沉的只说了句解散后到我办公室。之后他在讲台说了很多,基本上我一句也没听进耳中。那时候我脑袋当中,只有嗡嗡的声音,它告诉我,我是个懦弱的人。

  解散之后,新校长把我领到了他的办公室,而之前那些也未穿校服的学生,则被他们的班主任带走了。

  新校长坐在办公室中,我则现在他的对面低着头,不敢与他的目光对视。

  透过余光,我发现他的目光很锐利,他的脸上,始终保持着不怒自威的古板,他厉声问我:“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不穿校服了吗?”

  听这话,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在讲台上不刨根问底的原因,他似乎能看透我的内心。

  我紧张的抓着衣角,衣角被我拧作一团,而我的身子,却是站得笔直,但脑袋,始终往下低着。

  “说吧,孩子。”他的语气稍微一软,听起来让我的心弦更加紧绷,我不敢搭话,我怕我一开口,声线会有颤音。

  “孩子,我见过的人很多,像你这样内向的,我也遇到过。”新校长淡淡的说着,仿佛再和老朋友聊天一样,也像和后辈子孙说话一般,我的心神跟着恍惚。

  “我曾经有很多内向的学生,他们看到别人,都会自卑。但是,自卑是种坏的习惯导致的,自卑是因为你放不开,你不敢感受别人向你释放的善意。我知道你内心很敏感,很害怕,害怕所有人都会嘲笑你!”

  新校长还是一副淡然的模样,但他却说到了我的心灵深处,勾起了我美好与痛苦的回忆…

  “自卑的人,看待所有的事情,都会以一种很卑微的眼光,卑微到连自己本心所向也看不到。每个自卑的人心头都有一把锁,只是他自己故意把钥匙扔掉了,他把自己封锁在自己的世界,从不看看外边的世界,是有多精彩,多让人愉悦!”

  “你已经把自己锁在里面,你不敢接触任何人,看到我你很害怕,我知道,我看得出,你内心的伤悲,只是我不明白,你还这么小,为何藏着这么多的心事?”

  “能、告诉我吗?”

  听着新校长的声音越来越急促,我才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我的身边,轻轻抚摸我的后背

标签:小孩子 上辈子 朋友 如何 
相关评论
乡村小说吧 | 农书网 | m5彩票登录线路网址-导航入口 | 总裁豪门小说屋 |

m5彩票登录线路网址-导航入口 - 恋老版www.ncrxsw.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