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老年小说

古镇汉子-第139-150章

时间:2017/3/6 19:29:30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69973   评论:0
  第一百三十九
  
  想着今晚又可以和爹爹相拥而眠,水生心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激动。除了自小与爹爹光着身子相拥而眠形成的对爹爹有力怀抱的一种依恋之外,他更是对爹爹结实的身子有了一种强烈的好奇与冲动。特别是在他听到爹爹与干爹偷偷在一起时所说的那些暖昧的话语和弄出来的那种让他似懂非懂的声音以后,他的这种冲动就尤为明显。他也不只一次的一个人捂在被窝里假设过爹爹与干爹偷偷在一起做事时的情景。
  
  他不晓得他为啥会对爹爹的身子产生迷恋与冲动,而这种朦朦胧胧的思想随着他一天天的长大而体现得日渐强烈。
  
  他爱爹爹,但他的这种爱已经不再是以前那般的单纯。他向往,而更多的则是担忧与恐慌,甚至有些时候,他还感到了自己这种想法的罪恶与卑鄙。他不晓得他对爹爹的这种超越了养父情感的爱是对还是错。
  
  ――――
  
  等水生回到渡口时,财旺叔已经上床睡着了,而且还发出了呼呼的鼾声。
  
  看来爹爹确实是太累了,刚刚从诊所里回来,这又急着盖房,加上晚上陪着帮忙盖房的一群穷哥们喝多了酒,看来爹爹是轻意不会醒过来的了。
  
  水生很是心疼,没有再叫爹爹起来吃干爹带过来的好酒和下酒菜,兑好热水坐在堤坎上开始洗脚洗脸。
  
  已是深冬,河风刮在脸上,有些刺痛。但不知疲倦的九曲河水,依然淙淙有声。
  
  自他记事开始,他就生长在这九曲河畔。这里是他的家,这里有他幸福美好的童年,在这里,他收获了厚重伟大的父爱。不,不只是父爱,他也不只满足于从爹爹身上得到父爱。
  
  假如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出身,那他宁愿自己就是财旺爹的亲生儿子。假如人可以不长大,那他宁愿自己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那样他就可以一辈子与爹爹相守在这九曲河畔,每晚被爹爹毫无掩饰的光着身子把他紧搂在怀里沉睡,他可以吸爹爹的嘴皮,可以吃爹爹的奶子,他就可以与爹爹永远在一起过着幸福美好的日子了。
  
  但这一切都只是假如,事实上,他已经长大,而长大的后果,就是让他失去了许多曾经的快乐。他感到了生活的无奈,体会到了爱的沉重。他开始发现,他已经不能再只做他自己。
  
  ――――
  
  洗完脸,回到棚子里,虽然看不清,但爹爹的鼾声却是越发的响了。
  
  水生脱下自己的衣裤,轻轻的钻进了被爹爹捂得暖烘烘的被窝。爹爹睡得很沉,除了劳累,看来更多的是因为喝醉了酒。以前,每次爹爹喝多了酒的时候,也都会像这样傻睡。
  
  财旺叔还是那个习惯,不管天有多冷,他都喜欢光着身子睡觉,只是在后来水生慢慢长大了时,他才学会了睡觉时穿上一条宽松的大裤衩。
  
  因为这是临时由几根木棒支起一个简易草棚,很小,就连这床也都是用几块木板打成的,窄得几乎只能容得下财旺叔那强壮宽厚的身子。
  
  水生轻轻的将爹爹往里面推了推,侧过身子紧紧的靠在爹爹的怀里。感受着爹爹的体温,臭着爹爹一身的酒气、汗气、和难以说得清楚的只有爹爹身上所独有的男人气味。水生哪里还有丝毫的睡意,那种让他自己都感到丢人的冲动再次肆无忌惮的爆发了出来。
  
  “你……是……水生……”财旺叔颤抖着声音问。
  
  “爹,是我。”知道爹爹已经认出了他是谁,想着不做声也是装不过去了。水生轻声的回答。
  
  “水生!你果然是水生,你这个几巴娃娃,半夜三更的摸到老子床上来做啥?老子不是说了要你到你干爹家去住的嘛,老子我说了这里床小睡不下……”
  
  [下部 第一百四十章]
  
  第一百四十章
  
  且说财旺叔在迷迷糊糊之中,错把搂着自己的水生当成老鲁压在身下粗鲁了一回。等着清醒过来发现原来躺在自己身下的是水生时,他一时尴尬悲愤之极。大声的质问水生:“老子说了让你去你干爹家住,你为啥又不声不响的摸到老子床上来?你明明晓得这床小睡不下,你……”
  
  “爹,水生想回来陪你嘛,这床小点没有啥,我们挨……挨紧点睡就是了。”听爹爹发恁个大的脾气,水生吓得吱唔着说。
  
  “老子不要你陪!你……你……你上床时为啥不早点叫醒爹?”
  
  “爹,水生正是看你睡得香,所以才没有叫醒你嘛”
  
  “屁话!老子是问的你明明晓得爹刚才是认错了人,你为啥不叫一声?你为啥不把爹推开……”财旺叔的声音很大。
  
  “爹,其实……其实水生是自愿的呢,只……只要爹爹你喜欢就行。水生不怪爹。”
  
  “你少几巴乱扯!你是我赵财旺的儿子,我是你爹,我们两个不可以做这种丢人的事情。”
  
  “不!爹,你可以和干爹做这些事,水生为啥不可,干爹喜欢你,我也……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水生大声说,好得这时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反正看不清爹爹此时的模样,他便大着胆子说出了自己一直埋在心里的话。
  
  是啊,他爱爹,但那不仅仅只是出于一个儿子对父亲的爱,他还渴望能得到爹爹与干爹之间相同的一种爱。
  
  “屁话!你给老子住口!你是我的儿子,天底下哪有儿子和老子做这样的事情。”
  
  “是,我是你的儿子,我是你养大的儿子,可是我就是忍不住喜欢你,我就是忍不住爱你,不管你是不是生气,也不管你是不是愿意,反正我说的都是真心话。我不让你只喜欢干爹一个人,我不想干爹一个人把你抢走……”水生说着,很是激动,往前一扑,靠在爹爹的怀里委曲的哭了。
  
  “哭!你哭啥?其他的事情爹爹都可以听你的,但这种事爹爹就是不能答应你。爹再给你说一遍,我们两个人不能再有这种事情。”不管水生哭得多凶,财旺叔就是不松口。大声的对着水生吼。
  
  “爹,你对我恁个凶做啥?你嘴里老是这种事这种事的,那你说说我到底是做错啥了?今晚明明是你自己压在我的身上做的这种事,你为啥却把责任都推到了我的身上……”因为委曲,水生哭着争辩。
  
  “这个……这个……水生呀,爹爹不是喝多了嘛,再说爹爹想着你已经去你干爹家住去了,今晚也就不会再回来的了,所以爹爹迷迷糊糊的就把你当成了你的干……”
  
  “爹,我晓得你是把我当成了干爹,你的心里也只有干爹一个人,你嘴里说是喜欢我,爱我,其实你说的都是假的,只有干爹才是你最喜欢的人。”反正啥都已经挑明了,水生的倔劲也上来了,声音也大了起来。
  
  “哎呀,水生,谁说爹爹是假意喜欢你了嘛,爹爹可是真心的喜欢你呢。可不是说爹爹喜欢你就能与你做这种事嘛,爹爹喜欢你也不是喜欢你干……干爹的那种喜欢,爹爹晓得你发现了爹与你干爹的一些事情,但我们都是大人,我们大人的事你不懂,你也不要去学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本来搂着水生做事,让财旺叔又尴尬又生气,这一下见水生哭成这个样子,他心里又一下软了下来。他晓得水生已经发现了他与老鲁之间不一般的关系,所以,他并不想去矢口否人。只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清楚,也正是他与老鲁做事时太过粗心让水生发现,才使得水生对他有了这种非份的想法,也许,他这回是真正的害了水生了,本来他就认为男人与男人之间的这种事丢人现眼,他不可能再让水生踏上他这条老路,水生应该好好上学,然后功成名就,娶妻生子……
  
  “爹,这不是啥见不得人的事,只要是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就行,我们这种事别人也是不会晓得的,再说了,不就是搂在一起睡觉嘛,我小的时候不也是一直搂着你睡的嘛。”
  
  “屁话!老子我……”财旺叔又大声吼了水生一句。但又觉得不妥,急忙住口。用手抚摸着水生的头:“好了!水生,爹爹不对你凶了,刚才爹爹也是喝多了认错人了才爬到你身上做那事,这都只是爹爹一个人的错,你也不要往心里去,你更不要再有其他的想法。这种事,我们两个只能有这一回。这一辈子,我们只能做父子。”
  
  听了爹爹语重心长的这一番话,水生不吱声了,将头紧紧的贴在爹爹的怀里,渐渐停止了哭声。
  
  “水生,听爹爹的话,也要记住爹爹的话,我们这一辈子都只能做父子,我只能是你的爹,你也只能是爹爹的乖儿子。来,快回到被窝里去,不要冻坏了自己的身子,明天你还要回到学校去上学呢。”财旺叔说着,扶着水生躺下来,又给水生盖好了铺盖。
  
  水生没有再做声,他明白爹爹的苦心。也许,爹爹说得是对的,爹爹将他含辛恕苦的养大,爹爹已经为他付出了一切,对他是恩重如山,他不应该强求爹爹做他不想做的事情,他不应该再对爹爹有啥非份之想,不应该让爹爹为难生气。
  
  可是,这一切的自我安慰都显得那么无力,不管爹爹是不是爱他,或者说爹爹是因为他们的这种父子关系而不能爱他,但他对爹爹的爱是再也无法收回的了。他不愿意仅仅只做爹爹的儿子,他还要做爹爹需要的人,他要让爹爹从他这里得到快乐。可这一天会真的到来么?爹爹会有一天真正的接受他的爱么?爹爹还会像今晚这样将他紧紧的压在身下快活么?
  
  财旺叔是再也睡不着的了,又为水生理了理铺盖,摸着黑套上衣裤,走出了棚子。
  
  相比起来,这外面反而比起棚内明亮得多。
  
  河风很大,但冬天晚出的淡月,让财旺叔能隐隐看到自己惆怅的影子。
  
  因为静,所以河水哗哗有声,但却无法看得到水的清澈。深冬了,淌河的人少了,河底的卵石上,已经披上了一层层滑滑的青苔,于是,于这朦胧的夜色下,九曲河水便像极了一条被人扭曲过的黝黑的绸带,又像是少女婀娜的腰肢,或许,这更像是一条灵动的五线谱,只是,这音符中跳动着的是无尽的伤感与叹息。
  

标签:古镇 汉子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乡村小说吧 | 农书网 | m5彩票登录线路网址-导航入口 | 总裁豪门小说屋 |

m5彩票登录线路网址-导航入口 - 恋老版www.ncrxsw.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