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乡村小说

山野春潮:与乡村美妇的疯狂缠绵

时间:2018/5/1 22:21:31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51298   评论:0
  第一章村长儿媳妇

  桃花村,村如其名,那绝对是附近十里八乡的一个桃花源。

  整个村背靠大山,每年桃花盛开的时候,不说这十里八乡的,就连很多城里人都来山上看桃花。村前流淌着一条水清鱼肥的桃花河,让整个村子美得仿佛置身在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中一样。

  不过桃花村最出名的还是两样东西,一个是桃树,一个是美女。

  可能是桃花村好山好水的原因,村后山野桃树林中的桃树,盛开的桃花,竟然有一种特殊的香味,更重要的是,这桃花还可以用来酿酒,酿出的桃花酿酒香扑鼻,真真的酒香不怕巷子深,而结出的桃子更是好吃,有老人说比玉皇大帝蟠桃园的蟠桃都要美味。

  要说桃花村的女人,那可是十里八乡的男人都眼馋的。在这青山绿水的熏陶下,个个皮肤白嫩的可以滴下水来,而且身段苗条,个个都跟仙女一样。每年来桃花村说亲的人,多的都可以排到城里去了。

  桃花村各家多以酿酒,种药材为生,也有不少种点粮食,养点牲畜啥的。村后山倒是每年产的桃子多,但交通闭塞,很难大量的运出去,村里人自己也吃不了多少,所以大部分都烂在树上。

  在桃花村最出名的除了村长,怕就数楚小天了。村长出名是因为人家是一村之长,更主要的是,这位村长大人喜欢给人家戴绿帽子。

  而楚小天出名,是因为这桃花村好山好水的竟也出了他这个小流氓。人家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这句话用在楚小天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楚小天今年二十三岁,一身黝黑的皮肤,长的还算结实英俊,他七岁那年就死了父母,至于怎么死的,桃花村里没人知道。

  这小子从小上学还挺刻苦的,说是要出人头地,但自从到了镇上上高中,认识了一群狐朋狗友,那学习成绩是直线往下掉,最后实在是学不进去了,便辍学了。

  从那一年开始,楚小天就在村子里面东逛西晃,到了谁家吃谁家,一天到晚游手好闲,但他脑子却很灵光,嘴皮子利索,能说会道的,可能是和他太早的就步入社会有关。

  自从成了孤儿后,村里的好心人有时会接济他一下,其中对楚小天帮助最大的要属李嫂了。他虽然整日里的游手好闲,不是偷鸡就是摸狗,今天偷张家的,明天偷李家的,偷对楚小天来说,只是小菜一碟而已。但他从没动过李嫂家的一砖一瓦。这也算是楚小天对李嫂的知恩图报吧!

  李嫂就住在楚小天家的隔壁,家里面有什么好吃的,她都会给楚小天端一碗,有时衣服脏了,李嫂也会代劳帮他洗的。

  李嫂今年三十二岁,一米七的个头,身材极好,因为没生过孩子的缘故,身上没有一丝赘肉,皮肤比一二十岁的小姑娘还要细白水嫩,更重要的是李嫂身上散发着一种成熟女人的味道,这让楚小天很是迷恋。

  也许是遗传和这里水土极好的原因,楚小天不但很好的生存了下来,而且身子骨竟是极为的壮实,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不但身体壮实,就连下面的物事也是极为壮硕雄伟。

  更无耻的是,夏天天气炎热的时候,这小子还经常跑去偷看村里大姑娘小媳妇们在桃花河里洗澡,被抓了几次,拉到村委会交给村长批评教育,可是没几天又跑去偷看。这些让村里人对他恨得牙痒痒的。

  长到这么大,楚小天却从未真正尝过男女翻云覆雨的滋味儿。只能在夜里,想象着村里姑娘们雪白的白兔,笔直的大白腿,和五指姑娘一次又一次欢快的摩擦。有时李嫂不经意闯见了,都笑骂一声臭小子越来越壮实了,脸上带着特殊的红晕走开了。那时楚小天真想让李嫂能给他来一发就好了。

  炎热的夏季,傍晚时分,楚小天这会正蹑手蹑脚的在一片有人高的草丛中穿梭着,很快便选好了一个能将前面看的清清楚楚的好位置,然后趴在了地上,一脸色眯眯的看着前方。

  这是他每天都要做的功课,因为这个时候村长的儿媳妇——孙小花,都会在此处的桃花河里洗澡。

  果然在前面不远处的清澈见底的河流中,正有一个长相俏丽的少妇在洗澡。

  少妇正在拿着一块抹布,仔细的一寸寸的擦拭白花花的身体,那高耸的胸部,硕大的屁股,像杨柳一样纤细的小腰,看的楚小天咕嘟的咽下几口口水。

  “驴日的,王跃强那小子真是好福气,妈的有这么一个长得好看的媳妇,天天爽死了。”

  “身体真白,屁股也大,要是我能爽一把就好了。”楚小天在那意淫道。

  楚小天越看越感觉口干舌燥,他偷看村长儿媳妇洗澡都快一个星期了,每一次看完他回去了都睡不着觉,脑子里全是她白花花的身子和她洗澡时的骚样。

  他本来也尝试着去跟她套近乎,看能不能占点便宜,可是这个孙小花每次看见他都不给他好脸色看,这让他一点空子都没处钻。

  突然,他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正在河水中的孙小花。

  也许是河水有点凉的缘故,所以孙小花整张俏脸变得跟牛奶一样的白,白里透着红,这时的她看起来更加的娇艳动人。

  楚小天看着她把全身都洗了一遍以后,照以前她应该是穿衣服离开了,可是这会她有些做贼心虚的扭头往旁边看了一看,发现没有人,便站起身来,雪白的大屁股直接坐到了河边的石头上,然后整个人便闭着眼睛,用她的双手开始鼓捣前面两个嫩白奶儿,边摸边发出阵阵压抑的呻吟声。

  楚小天看到这儿,顿时感到脑袋轰的一下,他整个人顿时跟打了激素一样,浑身气血上涌,眼睛瞪得老圆老圆。他看了这么久,还从没见过村长儿媳妇自己一个人在这自摸。

  “妈的,真是一个骚货,驴日的,平常还在我面前装清高。”楚小天边看边在心里骂道。

  不过他一想便感觉到有点不对劲,“王跃强看起来人高马大的,那方面能力应该不错啊!怎么看她好像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难道驴日的王跃强是个银枪蜡烛头,满足不了她?”

  想到这他立刻精神一震,他估计他的猜想八九不离十是正确的,要不然谁守着这么一个漂亮媳妇不夜夜操弄,哪让她还有精力在这自己瞎鼓捣。他感觉到自己的机会来了,要是把握好,绝对能将孙小花这个骚货弄到床上去,狠狠的将她日一日。

  这时的孙小花浑身的肌肤白里透红的跟红白玉一样,她的呻吟声也是再也压抑不住,越来越大。

  也许是感觉到摸前面两个肉峰,再也填补不了她内心的空虚,她的手慢慢的顺着身体往下滑去。

  楚小天看到这,呼吸越来越急促,他现在咽的口水都快没了,眼珠子也早就布满了血丝,下面更是早就蠢蠢欲动了,那花裤衩都快被撑破了。

  第二章 小流氓也有理想

  第二章小流氓也有理想

  很快孙小花的右手就滑到了大腿根部,她的左手依然在抚摸着前面的那对山峰,她用贝齿轻咬着嘴唇,眉头轻微的皱了一下,突然她发出一声骚到极点的呻吟声,那声音夹杂着快乐和痛苦,像是火山喷发一样。

  楚小天听到这个声音,看着村长儿媳妇右手富有节奏的一进一出,顿时他自己出了。他感觉整个人都跟飘了一样。

  “娘的腿,这个女人她妈的就是一个妖精啊!”他在心里骂道。不过那双眼睛依然是一眨不眨的盯着村长儿媳妇看。

  楚小天下定决心,无论是用什么下三滥的招数都要把这个骚货给办了。

  孙小花边自摸,边在那嘀咕的说着什么,不过那嘀咕声都被呻吟声给掩盖了,楚小天也听不太清楚。

  过了一会,也许是感觉用手也满足不了了,她不知从哪摸出一根黄瓜,还在河水里洗了洗,用手将上面的一些软刺都给擦掉了。然后脸色稍微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叉开双腿,将那跟黄瓜缓缓的挤了进去。

  楚小天看到这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驴日的,这村长儿媳妇哪来的这么多花招?”

  先是摸前面的两座山峰,然后用手,最后竟然连大黄瓜都用上了。

  楚小天看着那根进进出出,忙碌无比的大黄瓜,羡慕的眼睛都红了,他是多么想变成那根大黄瓜啊!

  他看着村长儿媳妇那一脸舒爽陶醉的表情,再也忍不住了,缓缓地将手伸入了自己那花裤衩里,跟着村长儿媳妇同样的节奏慢慢活动起来。

  边活动他边幻想,他把村长儿媳妇扒光了扔在床上,让她帮自己吹,最后在不同的地方疯狂的爱爱,床上,桃花河边,后山上,院子里等等。

  孙小花坐在石头上,双腿分开,正对着楚小天的方向,所以楚小天基本能看见她下面的所有风景。她微闭着眼睛,头高高昂起,身体紧绷着,左手摸山峰,右手用黄瓜不断的进进出出。

  楚小天一直瞪着眼睛看着她,右手在花裤衩里不断的上下活动着。

  突然村长儿媳妇身体一僵,两只一直不停的手同时停了下来,她的身体一颤一颤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舒爽到极致的叹息声。

  楚小天看到这,顿时又是出了一次,两人竟然同时达到了极乐。

  村长儿媳妇坐在石头上回味了一会,然后又跳进河里洗了个澡,才不紧不慢的穿起衣服。穿好衣服后,将那根大黄瓜直接扔进了河里,朝左右看了一下,便离开了。

  楚小天待得她离开了一会,才慢慢从草丛里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有些酸疼的手脚,他感觉下身黏黏的,一阵不舒服,便直接来到刚才村长儿媳妇洗澡的河里,准备洗一下身子再离开。

  在那个还残留有村长儿媳妇身体幽香的河水里,楚小天痛快的洗了个澡后,便穿起衣服朝村里的方向走去。

  楚小天的家就在村子的外围,三间瓦房,一个二十多平方的农家小院,家里也没有值钱的东西,整天也没锁门。

  刚走到小院里,就听到了一声亲切的喊声,“小天,吃饭了。”

  是李嫂。这声音太熟悉了。

  “我刚才听到哼的曲,就知道你回来了,这几天你都到哪去了,老是下午不会来吃饭?”李嫂走近院子里喋喋不休的说,“说吧,想吃什么呢?嫂子给你做。”

  因为是夏天,天气炎热,李嫂穿的很少,上身穿了一件白褂子,出汗的缘故,都贴在身上了,胸前的大奶子上下颤动着。

  楚小天盯着李嫂的上身就这么看着,坏笑着说,“李嫂,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吃。就想吃你的大白馒头。”

  “你……”李嫂顿时一脸严肃,用手指戳了一下楚小天的额头,“你这小子,毛都没长齐,脑子里怎么净想这事呢?”

  “李嫂,我都二十三了,该长全了都长全了,不信你可以随便看。”楚小天的目光还是不离李嫂的身子,又是坏笑着说,“李嫂,你今天是不是忘戴罩罩了。”

  李嫂赶紧双手捂紧了胸前的一团肉,“哎……你这混小子,你想什么呢?……不是刚才在家里洗澡了吗?这一慌就忘了……”

  听到洗澡两个字,楚小天就浮想联翩,小时候可是没少偷看李嫂洗澡啊。啧啧……那丰腴雪白的身子,胸前的一对双峰高高的耸立着,双腿间有一抹黑色,若隐若现,有时还能看到李嫂洗到兴致时,右手就伸在双腿间,不停的抽弄着,左手在双峰上揉来揉去,嘴里发出销魂的呻吟声,一副很舒服的样子……常常弄的自己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浴火旺盛的时候,只好狠狠的撸上一发。只是后来,被李嫂发现了,就再也偷窥不到李嫂洗澡时的春光了。

  现在想起那一幕,都觉得太遗憾了,若是那时有自己这般年纪,一定会趁机上了李嫂的。

  “你发什么愣啊?”李嫂伸手拍了一下楚小天,“走跟我回去,我给你下一碗饺子。好吃着呢。”

  来到李嫂家里,楚小天一屁股坐在竹椅上,随意的就好像这里是自己家似的。

  楚小天环顾四周,发现屋子里还是收拾的很干净,一尘不染,屋里的正堂里挂了一张照片,是李嫂和她丈夫的结婚合影。

  李嫂的丈夫听说是去城里打工了,年儿半载都不在家的……楚小天心里想,李嫂可怪可怜的,三十多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正是需要男人安慰的时候,然而她的男人不在身边。

  李嫂这么多的夜晚都是怎么过的?

  李嫂,你放心吧,等到了时机,我会好好报答你的,也不忘你多年的帮助之恩。

  不得不说,李嫂这时犯了一个错误,因为她下身穿了一件紧身黑纱裤子,薄薄的,针织的很稀疏,里面穿的是一件小白色内裤。包裹着那浑圆的屁股,屁股前后一拱一拱的……这对楚小天来说太有诱惑力和挑逗性了。

  “小天,好了。大葱猪肉饺子,香喷喷的!”不一会儿,李嫂就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走了过来,放在桌子上,“趁热赶紧吃了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还是嫂子好!”楚小天嘻嘻一笑,坐在了桌子边。可是双眼还是在李嫂的臀部扫来扫去。

  吃了一口饺子,果然是香的流油,夹着浓浓的大葱味,太好吃了。

  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嫂子,这句话说的相当有道理啊。

  “嫂子,你就好像这碗里的饺子,看着就让人胃口大盛,吃着更是解馋。嘿嘿……”楚小天边吃边继续盯着李嫂看。

  李嫂当然听懂这句话的意思,很严肃的说,“你个小屁孩,你懂什么啊?吃你的吧!”在李嫂眼里,或许楚小天就是一个孩子,压根就没把楚小天当一个大人看。

  可是楚小天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自己是大人了,对男女之间的事,都懂得了。

  “嫂子,我不是小屁孩,我已经长大了。”说这句话的时候,楚小天脸上出现了少有的严肃相。

  “哦?”听到楚小天说这句话的语气,李嫂显得有些意外,看来这这小子真的是长大了。

  “对了,小天,你也老大不小了,整天这么混吃混喝的,你都没有个念想?用读书人的话说,就是你有啥理想?”李嫂很认真的对小天说道。

  “李嫂,我一个山村小农民,哪来的什么理想,天天有吃有喝就行了。”楚小天大大咧咧地说道。

  李嫂白了他一眼,“你呀,能有点追求行不?好呆你也脑袋瓜子灵活,怎么净说这些丧气话。”说完,敲了下楚小天的脑袋。

  “李嫂,你再敲,咱们桃花村最灵光的脑袋,就成最笨的脑袋了。”楚小天挠了挠头,委屈的说道。

  “谁让你不跟嫂子好好说话,要是让我不敲你,你就老老实实的说。”李嫂挥了一下手,威胁道。

  “那好吧,我老实说了,说了,你可别笑话我。”

  “得了吧,你就赶紧说吧。”

  楚小天接连吃了两个饺子,才慢慢地认真的说道:“我要出人头地,高高在上,顺便带领村民发家致富,奔小康。让十里八村的人都知道我楚小天的大名。”

  李嫂笑了笑,“小天,想出人头地,嫂子相信,你能做到,可要带领村民发家致富奔小康,这可不是说着玩的。”

  “嫂子,你不要小瞧我。我真是这么想的,你看咱们桃花村有这么好的条件,可是这些年村民们的生活,并没有多大的改善。按一句老话说,坐拥宝山,却不知道怎么去利用。”楚小天严肃而又认真的说道,“等我出人头地了,我一定会好好的利用咱们村的资源,未来家家奔小康,绝对能成真。”

  李嫂一脸赞同的说道:“是啊!咱们桃花村到处都是宝,不说后山桃树盛开的桃花和结出的桃子,就是桃花酿,药材就是宝啊!利用好了,那可都是钱啊!”

  顿了顿她看着楚小天说道:“小天,你还有什么理想没?”

  楚小天又吃了一个饺子,扭捏了半天才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要在这黑山白水小小的桃花村里,祸害出一个大大的美人后宫。”

  第三章 趁机揩油

  第三章趁机揩油

  这几天,桃花村里发生了一件大事,都轰动了周围的一些村子,那就是村长的老婆死了。

  据说是深夜里,被人拖到玉米地里,扒了裤子,给qiangjian了,竟然被干死了。

  你想村长的老婆被人弄死,那还不是爆炸性的新闻?成了这几天村里人饭桌上、热炕头上议论的话题。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村长老婆偷汉子,被干死活该,也有的说,就村长老婆那岁数,胖的跟老母猪似的,叉开腿估计都没人上……不过,大部分都猜测,村长老婆十有八九是被人qiangjian死的,毕竟村长那个老家伙得罪的人太多了,多半是有人报复。

  至于为何死了,那肯定是村长老婆看到qiangjian者的容貌了,那人才不得不把村长老婆杀害了。

  村长家的亲戚们建议村长赶紧去派出所报案,或许能查出什么点线索,毕竟现代医学科技发达,能从村长老婆身体里面的残留物找出证据,找出那个男人是谁。

  可是村长觉得这太丢脸了,自己作为一村之长,老婆都被人弄死了。人死了还要再糟蹋她的身子。最后只好随便找个地方埋了。

  可是村长老婆的娘家不干了,经常是来找村长说事,说什么也要给村长老婆讨个公道。可是到最后,也不知什么原因,这件事竟然也就不了了之了,也没了下文,可能村长给了村长老婆娘家很多钱。村长家有钱啊。

  至于村里死了人,楚小天根本就不在乎,因为他是孤身一人,孤儿一个,没有亲人,跟他一点也没有关系。他只关系的是这里边有什么桃色新闻和新鲜的东西。

  太阳落山,天色近黑的时候,天气开始慢慢变的凉快了,每到晚上村里人都会聚集到麦场旁边的一个大李树下,扇着扇子,唠着嗑……家长里短的说个不停,更重要是有人会说一说一天里有什么新鲜的事情……这样的场合,楚小天每天都会来,因为在这里他可以了解到村里很多的东西,谁家生孩子,谁家娶新媳妇了,谁家女儿出嫁了等等……说不定还能听到一些谁家的老婆偷汉子了,谁家的小媳妇跟谁有一腿,谁家的姑娘还没结婚肚子都大了,等等一些桃色性的新闻。这是楚小天最想听到的事情。

  之所以楚小天每天会来这里,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趁着夜色,趁机还能摸摸那些村妇们的奶子,小媳妇们的屁股,黄花大姑娘的大腿……现在又是夏天,正好是下手的好时机,到后来,基本上谁家媳妇的奶子大,谁家的媳妇的奶子小,谁的老婆屁股大屁股小,他都一清二楚。

  楚小天专门找了一个女人聚集多的地方,一屁股就坐了下来,他很喜欢听这些娘们们唠家常。

  “喂,小天,村长老婆是不是被你干死的啊?”这时,人群里发出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楚小天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刘寡妇,刘寡妇五年前就死了丈夫,一直也没再嫁,身边也没孩子,独自一人过,虽说刘寡妇脸蛋上皮肤有点糙,但身上的皮肤绝对是丰润而又光滑,也算的上是风姿卓越。

  楚小天不止一次偷看过刘寡妇洗澡,在他的印象里,刘寡妇应该算是身材村里身材最丰满了一个了。

  虽然刘寡妇一人生活,但他始始终与村里男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洁身自好,虽然她三十多岁了,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就算有男人故意到他家里借东西来引诱她,刘寡妇都坚决的拒绝了。一点也不给那些男人机会,久而久之,村里的好色男人也没得到过刘寡妇的身子,从此之后,也没人再打刘寡妇的注意了。

  楚小天嘿嘿一笑,直接的蹦到刘寡妇的身边,趁刘寡妇还没反应过来,就在她高耸的双峰上掠了一把,说道,“刘婶,你就拉倒吧!我要干,我也得干你这样的。就村长那老婆,腰粗的跟磨盘呀,看这他娘的就恶心,就是双腿叉开了让我干,我也不干。”

  楚小天一席话,惹得人群里哈哈大笑。

  和李嫂一样,刘寡妇就没把楚小天当做一个孩子看,不但刘寡妇如此,其实村里人都一样,始终认为楚小天是个小流氓,是个小屁孩。

  “哎呦,你个死小天,竟然占老娘的便宜。你整天身边也没个女人,肯定憋的久了,整天就想着那事,没准啥事都能干出来。”刘寡妇继续挑逗着楚小天。

  “刘婶,你说的没错,我可是天天想着你的热炕头呢。”

  楚小天的话,又是惹的人群里一阵大笑。

  “死小天,你怎么拿老娘开涮?”刘寡妇白眼一翻,“小天,咋不娶个媳妇,晚上没事的时候晚上压压她的身子。”

  “得了吧!刘婶,你就别取笑我了。这年头手里媳妇娶到家,不知有多少人惦记着呢?”楚小天又一屁股坐在地上,“这年头没钱就是王八!没钱连个女人都养不活。”

  “小天,这么说你还没有尝过男女之间的滋味吧?”刘寡妇接着挑逗楚小天。

  “是啊,刘婶,要不今晚让我压压你的身子吧?!来好好的滋润你一下!”楚小天站了起来,做好逃跑的准备,他知道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刘寡妇肯定会揪他的耳朵。

  人群里马上起哄大笑起来,一些男人发出了色色的哈哈大笑声。

  刘寡妇左右脸颊上马上起了一层红晕,站起来,就追打楚小天,嘴里还骂着,“你个死孩子,我让你胡说。让你占老娘的口水便宜。逮住了你,非把你像猪一样骟了。”

  跑到一个黑暗的墙角里,楚小天故意让刘寡妇抓住自己,揪着自己的耳朵。

  而此时,楚小天就趁机做挣扎状的在刘寡妇浑圆的屁股上抓来抓去,头部顶着又大又圆的奶子,不时的扭动着,故意哭丧着说,“刘婶,你就饶了小天吧!我再也不敢了……”说着的时候,手上还不停的加劲,脸部在奶子上蹭来蹭去的。

  夏天穿的少。此时,刘寡妇只觉得心里一阵荡漾,特别是胸前的一对肉球,酥痒酥痒的,心中的浴火腾腾而起。一股股阵阵的男人体香味充斥在鼻端,差点把持不住,还好及时一把推开了楚小天。

  不过这时,刘寡妇明显的觉得下面有些湿润了。

  第四章 滋润的红扑扑的

  第四章滋润的红扑扑的

  “你个死小天,你又摸又蹭的干什么?”刘寡妇整理着自己的衣裳。

  “刘婶,我没啊!你揪的我好疼,我当然要挣扎了。”楚小天摊开双手,一脸坏笑。

  黑夜里,刘寡妇看不到他坏笑、小流氓的样子。不过刘寡妇好呆也是过来人,她当然知道刚才楚小天是故意为之。刚才的感觉太舒服了,刘寡妇心里暗暗想道,这个小天再也不是那个小屁孩了,他张大了,强有力的双臂……他那玩意顶住自己的大腿,那种感觉自从丈夫死了后,再也没有过了。尤其是身上那种独特的男人味道。如果,小天死死抱住不放的话,自己可真就把持不住了。

  不过刘寡妇也不说破,两人又走到了大李树下。

  晚上十点之后,村里人都开始回家睡觉去。

  一会儿,大李树下就只剩下刘寡妇和楚小天两人了。

  两人还在喋喋不休的谈论着,刘寡妇始终也没注意到楚小天的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的胸口在看。

  若是换做旁人的话,他早就走了。可是楚小天不一样,两人常常一起谈论到很晚才回家,有时候楚小天还会到刘寡妇家,吃着刘寡妇做的饭,还很开心的说着笑着,有时候楚小天还说一些黄段子给她听。虽然两人没有发生那个关系,但也很是玄妙。

  连刘寡妇都感到很奇怪,要是别的男人这样的调戏和引诱自己,恐怕她早就发怒了,可是对楚小天……刘寡妇不但没有发怒,而且心里还美滋滋的。

  “小天,我给你说一件事情,你可不要乱说啊。”这时,刘寡妇突然掉转话题。

  “那当然了,你知道我的口风的,该严的时候,怎么也不会跑风的。”楚小天拍了下自己的胸脯。

  “你把耳朵凑过来。”刘寡妇很神秘的说。

  “什么事情啊?这么神秘啊!”楚小天把身子凑了过去,同时也透过领子看到了刘寡妇胸口处深深的乳沟,和那粉红色奶罩。两个大奶子在胸罩里微微的起伏着。

  “村长儿子没和他媳妇睡一个被窝。”刘寡妇轻声的说,“这事,你可不要跟别人说啊。”

  楚小天哦了一声,“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具体点。”两口子大晚上不睡一个被窝,这里面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突然刘寡妇很警觉的看了看四周,怕是被人听见似的,拉着楚小天的胳膊就往家里走,“走,跟我走,到家里说去。”

  “刘婶,你怕个鸟啊,这里黑的连女人的白屁股都看不见。四周又没一个人。”楚小天嘿嘿的笑着,“这样让人家看到了,还以为你要绑架强奸我呢?”

  “你知道个求!跟我走!”一会儿工夫,刘寡妇就拉着楚小天回到了家。

  楚小天心里嘀咕着,这娘们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小心,以前在人群里敢直接放响屁都不脸红的,今儿个是怎么了?难道拉着我到他家,是想让我上他?

  想到这里,楚小天的下面把大裤头顶起了一个小帐篷。

  两人进屋后,刘寡妇深深的呼出了口气,然后直接插上门,爬上炕头,就说:“你也过来……”

  还没等刘寡妇说完,楚小天也坐了上来,对着刘寡妇的面就说:“快点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寡妇轻声说:“前几天的夜里,我到村长家,站在院子里,就听到村长的儿子和他媳妇在屋里大闹大吵的,好像就是为了不和他谁一个屋里这件事。”

  “刘婶,你是说?村长儿媳妇外面有人了?”楚小天装作不经意的摸着刘寡妇的手,只觉的细腻柔软,手感很好。

  “对!”刘寡妇拿开手在楚小天脸蛋上摸了一把,“还是小天聪明。”

  “难道真是这样?”

  “谁说不是?不是村长儿子不和他媳妇一块住,而是村长儿媳妇不和他男人住?你说这小子窝囊不窝囊,自己的媳妇不给他睡。娶媳妇不就是拿来睡的?”刘寡妇说的声音还是很小,接着又长长了叹了一口气,好像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似的。

  楚小天抽了一支烟,点上,刁在嘴里,吐了一个烟圈,似是在沉思着什么。

  “哎,你说村长儿媳妇的外面的那个野男人会是谁?”刘寡妇站了起来,开始铺床了,边铺边说,“都偷到村长家里来了。”

  楚小天吞云吐雾的说着,“这有什么?村长的老娘们不是照样被人干死了吗?”

  “你说的也是。”

  “看来村长儿媳妇还真是偷汉子了。”楚小天想起那次在河里偷看村长儿媳妇洗澡的画面来,那可是村长的儿媳妇啊,若是那次确定了她外面有男人,就该趁机上了她,反正她已经被野男人给上过了,差我一个也不多,谁上不是上呢?

  楚小天心里又想,若真是村长儿媳妇外面有野男人,那岂不是村长儿子被戴了绿帽,那要是传了出去,村长家可要丢大人了。若是能抓住村长儿媳妇和她野汉子的把柄,到时候想干啥就干啥。那还不扒了村长儿媳妇的衣服?让她趴在炕头上,老子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想着村长儿媳妇水灵水灵的俊俏的小脸蛋子,楚小天心中的浴火轰的一下子就上来了。

  这时,刘寡妇已经铺好了床,床上的被子纯红色的,此时刘寡妇坐在被窝里就像是一个新娘子,脸蛋红润润的,在灯光的照射下,也不显得糙了、其时已是立了秋的季节,桃花村地处深山,夜里不盖被子倒是冷的慌。

  “好了,小天,都快十一点了,你也该走了。”刘寡妇下了逐客令。

  看着刘寡妇的模样,楚小天不由的瞬间痴呆了,嘿嘿一笑,流氓样儿就出来了,“嘿嘿……刘婶,看你被子都铺的整整齐齐的,我就不走了吧!”

  “滚你的蛋上去,小崽子,净想着占婶子的便宜。”刘寡妇淬了一下楚小天,“毛都没长全,你懂个啥啊?”

  “我懂个啥?毛没长全?刘婶,要不我脱了裤子,你看看我毛长全没?”马上,楚小天流露出一副标志的小流氓相,“刘婶,我老觉得你怪可怜的,整天到晚也个男人陪着,夜里更是独守空房,也没个男人滋润滋润,你脸上老显糙。”

  “滋润你个蛋,你赶紧给我走。我才不想那事呢。”刘寡妇又催促楚小天走。

  第五章 听墙根

  第五章听墙根

  “婶儿,你就别装了。你三十好几的年龄了,能不想,你脸糙,我看就是憋的慌了。”楚小天嘿嘿一笑,继续发挥着小流氓的本相。

  “嗯?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刘寡妇脸色一红,站起身来,就推着楚小天往屋外推去。

  “刘婶,一句话,你就说你想不想吧!都别墨迹了。”

  “想想想……想又怎么了?我想还不行吗?”刘寡妇用尽了气力把楚小天退出了屋外,赶紧插住门,身子死死的靠在门上,防止楚小天再进来。喘着粗气,一想起自己的清苦日子,刘寡妇双眼里流出了泪。要说不想那事全他妈的都是扯淡,能不想吗?三十几岁的年龄,正是女人最有味道的时候,而自己的男人死的早,没有男人滋润的女人还算是完整的女人吗?

标签:山野 春潮 乡村 美妇 疯狂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乡村小说吧 | 农书网 | m5彩票登录线路网址-导航入口 | 总裁豪门小说屋 |

m5彩票登录线路网址-导航入口 - 恋老版www.ncrxsw.com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